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兵法大圣》兵法大圣txt下载全本 Size Queen 兵法大圣娘受

更新时间:2019-11-21 20:03:02

《兵法大圣》兵法大圣txt下载全本 Size Queen 兵法大圣娘受 连载中

《兵法大圣》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倦听流水 分类:玄幻 主角:苏仪,苏家

《兵法大圣》由网络作家倦听流水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苏仪,苏家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我若是想要学会奇谋,就必须考中武生才行,而且今天就是武举县试的开考日,我如果不尽快赶到的话,恐怕会被取消今年的县试资格,偏偏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若是想要学会奇谋,就必须考中武生才行,而且今天就是武举县试的开考日,我如果不尽快赶到的话,恐怕会被取消今年的县试资格,偏偏我又在赶考途中碰见了这伙要杀我的贼人!”

苏仪心中焦虑。

“而且那些贼人一口一个‘苏家小子’,显然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明显是有人雇来杀我的,是谁想杀我?”

苏仪想到了一个可能,不由得心生悲愤。

苏仪出生在素水县陵亭村的豪门苏家之中,虽然不是寒门子弟,但却过着比寒门子弟更困苦的生活。

苏仪的生母原本只是苏家的一名丫鬟,因为受到苏老爷的宠爱而被纳为小妾,不多年就生下苏仪。

但福兮祸所依,因为苏仪的母亲太受宠爱,惹得大夫人嫉妒,在生下苏仪六年后就被迫害而死。苏仪一辈子都忘不了母亲饮恨而终的痛楚,更忘不了大夫人Jian人得志的嘴脸!

苏仪因此失势,被大夫人一系赶到了苏家南房中,跟下人们住在了一起,连苏家大院的正门都不许进。

苏老爷是个怕老婆的人,对大夫人的作为噤若寒蝉,怨不敢言。连下人们都害怕得罪大夫人,对苏仪敬而远之,唯恐避之不及。

唯一照顾苏仪的,就是苏仪生母死前的丫鬟,名叫苏诗儿。

苏诗儿七岁时就被卖入苏家当丫鬟,伺候苏仪的生母。今年她年方十九,比苏仪大了三岁,苏仪平时都叫他诗儿姐。

苏诗儿极其疼爱苏仪,见到苏仪没地方住,苏诗儿就将自己的房间整理出来,供苏仪睡觉休息之用。两个人住在一丈长半丈宽的房间,甚是拥挤,苏诗儿却没有任何怨言。

苏仪平时的饮食非常差,经常一天只有两顿稀粥外加一个馒头,吃的比下人还差。苏诗儿每天都把自己的饭菜克扣下来,带回房给苏仪吃。苏仪每天都见他一副青黄不接的模样,她却笑嘻嘻地说:“仪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吃点,我没关系。”

苏仪想要读书,苏诗儿就把自己每月的工钱全部省下来,甚至还向其他下人跪下借钱,托人买笔墨纸砚,供苏仪去兵学院学了几年书;为了不影响苏仪的学习,她甚至将旧衣裳剪开,缝成了一道帘子,将房间内的大部分空间挡了起来,而她自己则每晚都在门口附近席地而睡。

脑中涌起一切关于苏诗儿的回忆,苏仪只感到鼻头一酸,有一丝爱慕从心田萌芽,心中道:

“以前的苏仪就是个任Xing小少爷,从小娇生惯养,觉得苏诗儿对自己的奉献都是应该的,因此对苏诗儿予取予求,几乎没有多少感恩之心。但现在的我回想起来,却是感慨万千。没有谁天生欠别人的,如果只是主从关系的话,又怎能让苏诗儿对苏仪如此付出?唉,得女如此,夫复何求!”

两人同甘共苦的生活一直从苏仪六岁持续到今年十六岁,整整十年。

但在不久之前,一切都改变了,远在吴郡学习和经商的苏家长子苏元,时隔十来年后回到了陵亭村的老家。

苏元是苏仪同父异母的兄长,年方二十,是大夫人所生的苏家嫡子,从小受到苏家的鼎力栽培,在十九岁的时候就考中了将才,前途光明,可谓是苏家未来的希望所在。

但苏元此人极好女色,在吴郡妻妾成群,生活糜烂。他十多年没回家,一回到苏家,见到苏诗儿出落的亭亭玉立、水灵动人,稍一打扮就必然是国色天香、花容月貌,顿时见色起意,找上了大夫人,要她把苏诗儿嫁到吴郡去,当他的小妾!

大夫人极其疼爱自己的这个儿子,又怎能不答应他的要求。别说是一名丫鬟,就算是哪家的黄花闺女,大夫人也会想尽办法上门提亲。

但苏诗儿却宁死不嫁,大夫人多番调查,才知道苏诗儿受了杨夫人的遗命,倾力照顾苏仪长大,并且下定决心,苏仪只要一日未娶妻,她便一日不嫁。若是她嫁给他人远走他乡,又有谁来照顾苏仪?

杨夫人,就是苏仪的生母。

一得到这个结果,大夫人顿时怒上心头,将苏诗儿毒打了一顿,还威胁她说,只要她不就范,就永远不给她发每月例钱。

而苏元却认为苏仪才是罪魁祸首,只要抹消苏仪的存在,何愁苏诗儿不就范?因此好几次想要加害苏仪,都被苏诗儿想方设法拦了下来。

不多久,二月武举将至,苏仪为了博取一个功名,决定去县城赴考,但却在半路上遭到了这伙贼人的埋伏,逃进了山中。

“我根本没跟这伙贼人互通名讳,但他们却一开始就知道我的身份,只能说他们肯定是受人所雇。而我从小就住在苏府之中,几乎不曾外出,在兵学院时也十分低调,根本没跟别人起过争执。而且兵学院的学子即使有一些小争执,也万万发展不到雇凶杀人的等级。很显然,这雇凶杀我的人,只有一个!”

苏仪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苏元那Chun风得意的笑脸来。

“如果我还在世上,那苏元就一定会想尽办法加害我,除非我考上武生,有了相应的地位,那苏元才会有所忌惮,不敢轻易动手。”

苏仪闭眼,仔细回忆起自己两世所学,虽然很多知识细节都很模糊,但大体都记得,便觉得有希望通过县试,面色雀跃。

但苏仪还没高兴多久,脸色就沉了下来。

“先不说我能不能考上武生,在此之前,我要如何摆脱身后的追兵?”

一时间,苏仪面有愁云,只能寄希望于走出这道山谷之后,能回到官道上,但这山谷地势越走越高,根本看不到能够脱困的迹象。

苏仪越走下去,就越觉得希望渺茫,心中越发忧愁。

就在苏仪走入山谷近百步之后,突然,一股莫名其妙的威压从天而降,苏仪只觉得身体都沉重了两分。

而且,苏仪越是往山谷内部走,就越感到压力越来越大,十几步之后,苏仪已然举步维艰、几欲窒息;背部佝偻,好似千斤在担,不胜重负。

苏仪心中茫然,道:“什么情况?难道这山谷内的重力比外面大好几倍不成?”

苏仪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只知道后退的话必死无疑。胸中求生的意念爆发,苏仪一咬牙,又往前走了一步。

这一步踏下,苏仪顿觉天地倾塌,好似整座泰山都压在了自己身上,竟然膝盖一软,直接扑倒在了地面上。

苏仪只觉得浑身的骨骼都在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一股涩味涌上喉咙,竟然一个没忍住,吐出了一口血来。

就在苏仪挣扎之际,却有一道喝声,在苏仪的脑海中爆开:

“与蛮谈和,共分天下,如何?”

这个问题携带者无上威严,犹如雪崩一般在苏仪的体内隆隆作响,搅的他心神震荡,无法思考,只得按照本心回答道:

“蛮族狼子野心,若人族与之谈和,岂不是与虎谋皮?”

话音落下,苏仪顿感压力骤减,缓缓爬起身来,同时在心中思忖着,究竟是谁,会对他这种小小少年问这种种族等级的问题?

正疑惑间,又听见这道威严的声音在脑海里响了起来。

“纵横沙场,快意恩仇,如何?”

苏仪想都不想,立刻回答道:“大丈夫生当如此。”

沉默了半晌之后,苏仪才听见对方的回答:“彼可取而代之也!且上前来。”

这样一来,压在苏仪身上的无形压力,终于是烟消云散了。

苏仪带着满腹狐疑,继续向山谷深处前进。不多时,走出山谷,眼前竟然是一处锥形的山洞!

“居然是死路。”

苏仪心一沉,望向头顶上碗口大小的天空,只觉得自己好似瓮中之鳖,井底之蛙。如果后面的贼人追进来,苏仪只能束手就擒、引颈就戮。

头顶上的洞口,有一抹光线直直垂下,照在山洞内的一具枯骨上。

苏仪走近两步,仔细观察。只见这枯骨全身覆盖汉朝时期的黑色铁甲,正襟危坐,头盔放在了腿旁。

苏仪顿感讶异,心中一股怪异的感觉油然而生。这铠甲制式,少说也有五六百年的历史了,但其不仅经久不朽,反而崭新如初,意识到肯定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在保护这具枯骨。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眼前的虽然是一具枯骨,但苏仪竟然觉得这枯骨好似有血有肉,有着一张老人慈祥的脸。布满皱纹的脸上,一双灵动的双眼正上下扫视着他,面色柔和、笑容可掬,这景象真是诡异极了。

苏仪顿时觉得这具枯骨的主人身份必然极为不凡,连忙拱手作揖,以示尊敬。

先前的那道声音又响了起来:“初一看,果然是英雄好男儿。今我赐你天命将星,你需时刻谨记:江山更替,不移本心;岁月荏苒,不改本Xing也!”

与此同时,这具枯骨下颚一张,从嘴中射出一道白光,直直撞入苏仪的眉间,消失不见。

苏仪一阵目眩,急忙扶墙站定。

闭上眼时,苏仪却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神正不受控制地被牵引而去,来到了一处黑暗的世界之中,苏仪张开双眸,便发现有一颗斗大的星辰,正悬挂在这黑暗世界的天空之上。

那颗星辰散发而出的强光犹如流水一般抚过,苏仪感到神清气爽、好不惬意,恨不得立刻开口吼一声“爽”!只是,这道心神虽然和张扬的本体几乎一模一样,能看、能听、能动、能想,却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只得做罢。

不多时,苏仪就感到自己精神抖擞,更胜以往。

“这难道就是天命将星?”苏仪一脸震撼,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