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见众生皆草木》我见众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下一句 鬼畜 我见众生皆草木腹黑攻

更新时间:2020-01-23 16:02:42

《我见众生皆草木》我见众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下一句 鬼畜 我见众生皆草木腹黑攻 连载中

《我见众生皆草木》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步步为吟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姜哲,徐艳

主角是姜哲,徐艳的小说《我见众生皆草木》此文是步步为吟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窗棂处不时有蹊跷的声响,像是猫爪子在玻璃上沙沙地剐蹭着,弗陵瞧了瞧那处,窗户隐约透出来的橘黄色身形。 弗陵走到窗前,将窗户推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窗棂处不时有蹊跷的声响,像是猫爪子在玻璃上沙沙地剐蹭着,弗陵瞧了瞧那处,窗户隐约透出来的橘黄色身形。

弗陵走到窗前,将窗户推开,瞧着甫一见面就横冲直撞到自己身上的大橘。

拎着它的后脖子道,“怎么变得跟招财一模一样了?不知道我什么情况就随便往上扑过来吗?”

“怎么又说起那个蠢狗?”大橘张牙舞爪,忿忿不平,“我还不是担心你,快放我下来。”

弗陵左手抵在唇角边轻咳着,“我没事。”

大橘喵喵呜呜地叫了两声,眼底尽数是对她的担心及挂虑。

“我刚才听那王八蛋说,要送你走,你不是答应过我要陪我去找我的帝国的?”

弗陵嘴角轻轻扯着,冷不丁一笑,“是答应过,可这里这么多海岛……”

“一个不是就换另一个,总有一天能找到。”

弗陵抿了下唇,思索着,“这么多年,挟持你的恶龙在逮着你回去后又把它们都给咬死了……”

“你是不是还想着回去找那蠢狗?”大橘怒气冲冲地瞪眼盯她。

弗陵头疼,为了一个莫须有的皇位,有必要吗?

······

姜哲拿体温计给她测量体温时,盯着忽然从床尾冒出头的猫道,“你怎么在这里?”

大橘身形飞速地蹿到弗陵身边,往她手臂下藏着。

“谨小慎微都被他发现了,如今只能殊死一搏。”

姜哲眉心微深,“周笙,你现在身体还很弱,这些猫又不知道有没有携带传染病毒或者细菌。”

弗陵见他那只蠢蠢欲动已经伸到大橘脖子的手,道。

“我说要留它下来。”

姜哲剑眉微锁,将她体温计取出,“周笙,你总是惹我生气,你看昨天好好的37.1现在都变成38.6,肯定是接触了猫的缘故才会忽然这样,你现在还要留着它?”

弗陵挑了挑眉,不以为然。

“你要是觉得我麻烦可以选择就走,我又不是少了你还活不下去了。”

姜哲紧抿着唇,直到唇瓣发白才道,“随便你。”

弗陵瞧他那副委曲求全的样子,一时间觉得好笑。

“看在你低三下四照顾了我这么久,想要什么?”

姜哲眼帘微垂,漫不经心地掀唇,声音愈发低了,似是自言自语。

“我要什么,你能帮我弄到?我想要个手机给招财打个电话,问问它最近还有没有挑食,你能帮我搞到?”

弗陵身体好后,周怀隽出现的次数也在依次减少。

弗陵有一次瞧见他过来,不知道和姜哲在门口说起什么,周怀隽便离开了。

看他们说话间熟稔的样子想来已经在周怀隽面前有了几分重要性。

不久,听说死了一个人,当初照顾周笙的护工,据说是管舟安排来的人,如今溺水死亡了。

······

“姜哲说是他杀。”

大橘说完,又虎视眈眈地瞅着她手上的饺子。

弗陵夹了个饺子放在它面前,食指剐蹭了下它鼻头,抵住它的额头。

“先别吃,他们具体说什么来了?”

“姜哲说溺死的人鼻子和嘴巴都可以看到泡沫,耳朵里有少量出血,这事从鼻子和嘴巴里进去的谁对耳造成的压迫关系,但那个护工身上没有这些征兆,是已经死了才扔进水里的。”

“管舟也承认,他早些年跟白家鑫枪林弹雨出生入死,但自从徐艳来了后,白家鑫身边的人接二连三地倒台,如今死的死伤的伤,前些天死的全福,他担心自己也会有一天走他的老路。”

“这次是发现白家鑫对你很在意,设局诬陷徐艳,把害你的罪名都推脱到徐艳身上。哪知道败露了,如今,管舟已经死了,黄叙则是被徐艳给逮住了。”

大橘喵喵呜呜地叫着,“可以把饺子给我吃了吧?”

弗陵眼帘垂下,覆住阴沉的目光,“你至少还有饺子可以吃,可我的面包却被人给抢了。”

“什么意思?”

弗陵见它吃得正欢,叹道,“他这么高调......”

“怕什么,他既然那么想要在老周面前出头,那你就如他的意,就如当初的黄叙。”

大橘忽地一乐,“不过黄叙刚蹦一下就被老周给打下十八层地狱。”

等姜哲进来时,弗陵开门见山道。

“姜哲,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你心知肚明,你不说,我不问,不代表我站在你这边,只是想看看,你还能蹦多久。”

姜哲笑了,俯下身去看她,双手撑在她身上形成一个桎梏。

“来找你啊,招财因为你吃不好睡不着,它让我来找你,找到你后,咬你一口,给它报仇,然后回去。”

弗陵抿了抿唇,笑微微说,“姜哲,还记得我之前说过,我要是能活下来,就把你扔水里喂鲨鱼。”

“我好怕啊,小姐。”他低下头来时,呼吸抵着她的下颌,心脏像是被攥住。

弗陵冲着门口吼道,“门口的人,你们是死了吗?我被人威胁了你们还在那里站着。”

······

大橘惊悚地看了眼弗陵,又瞧了瞧海面上那艘急速前行的邮轮后绑着的人。

“你玩真的。”

“难道还是假的?”

大橘吞咽了一口唾沫,心口惴惴不安,就算它再不喜欢姜哲,也是口头上骂他一两句,也不至于真动起手来。

弗陵百无聊赖地将面包屑扔在地上,吸引着天上盘旋不断的海鸥。

“小笙,你这是在做什么?”

徐艳的声音传来时,弗陵着实惊了一瞬。

怎么什么地方都有她的事?

其实仔细想想,姜哲是徐艳找来的,这点上就存在了浓烈的喜剧性。

弗陵耸肩,“就喂喂海鸥。”

徐艳紧皱眉头,指着海面上的邮轮,“就算他犯了什么事,也没必要将人绑起来托在邮轮后走,这是要拖死人的。”

“你们都可以将人随随便便绑回来,我不过就是杀一个人。”弗陵声音懒懒散散。

“你这样你爸知道吗?”徐艳紧声道。

弗陵笑了,笑声从胸膛口溢开,“这事如今可以光明正大地说出来?”

徐艳身子微微一震,紧声道,“你最近真是太无法无天了,他之前不是还救过你,还不快把人放了。”

“你这样关心他,我倒要怀疑你跟他有什么说不得的关系了,出轨?给他戴绿帽子了?”

弗陵抓着一片荞麦面包,细嚼慢咽着。

“这个人对你爸有用,可你竟然要杀了,你最近是不是越来越放纵了?我教训不了你,但你爸要是知道你现在的所作所为,你觉得他会怎么样?”徐艳咬着牙关说完,转身就走。

弗陵嗤之以鼻,“真难受,老了老了,身边都没有一个值得信任的。”

《我见众生皆草木》 免费阅读章节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