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剑魔傲世录》剑魔异界录 MB 剑魔傲世录诱受

更新时间:2020-04-26 08:02:38

《剑魔傲世录》剑魔异界录 MB 剑魔傲世录诱受 已完结

《剑魔傲世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绑起耳的兔子 分类:武侠 主角:宫钟焱,高义

主角叫宫钟焱,高义的小说是《剑魔傲世录》,它的作者是绑起耳的兔子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诺大的炼兵庐,除去炼器之物外,尚有许多工匠,而在这些人中又有几名约莫二十余岁的年轻人。 宫钟焱虽然终身未娶,也没有什么弟子,但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诺大的炼兵庐,除去炼器之物外,尚有许多工匠,而在这些人中又有几名约莫二十余岁的年轻人。

宫钟焱虽然终身未娶,也没有什么弟子,但宗门怎么可能让他的一身炼器法门尽数失传?这些年轻人便是被派遣来跟师学艺的,勉强能算作记名弟子。

这些记名弟子原本都是内院弟子,个个天资聪颖,几乎都有着冲击外门的潜力,前途无可限量,可谁知道半途却被派到了这里学什么炼器,心里自然有些不甘。

不过等接触的时间长了这些人才发现宫钟焱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不说实力高深,就连身份地位也很高,寻常宗门护法乃至内门弟子都不敢在其面前托大。

而且最为关键的地方在于,较之整个宗门,这小小的炼兵庐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油水最为丰富的地方。

虽说一应材料都是矿场直接供给,可拣选一项却是要他们来做的,东西要是不合格返还回去倒也没什么,可若是耽误了炼器之事,那不大不小也是一桩罪过。

除此之外,宫钟焱身为炼器宗师,有时候兴之所至,出手炼出的可能是凡品?这等东西不要说身边的人,就是内院那些弟子乃至宗门护法都是极为眼馋的。

所以不管是收受孝敬还是转卖利器,都让他们荷包鼓鼓的。

可现在独孤荒的出现却让他们平白生出一丝不安来。

他们是什么人?记名弟子而已,若是独孤荒成为宫钟焱的亲传弟子……这一切还属于他们吗?

当然现在宫钟焱并没有直接收独孤荒为徒,可一起炼器也就罢了,居然还给他传授功法,这难道还不能算是亲传弟子吗?难道非得确立了师徒之名才算?

想到这些,几名记名弟子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阴沉,看向独孤荒的目光都透发出几分冷漠来。

“千锤百炼、千锤百炼……哈,还没有达到那等程度就已经如此锋芒毕露了!”

看着钳在手中的三尺利刃,宫钟焱满脸都是兴奋。

他从来没有想过,铁石经过不断的折叠锻打,竟然能够产生如此好的效果,光是看那剑身上如鱼鳞如雪片似的豪芒就知道此物已非凡品。

“煅烧、捶打、折叠、捶打、再煅烧,如此循环往复,尔后称量直至斤两不变……”

两眼放光的宫钟焱,暗自背咏炼器法门,心想仅凭这等手法恐怕就能够和天刀谷那位再行赌斗了。

不过他知道,炼器最为关键的地方不仅在于锻炼,更在于其后的淬火,所以这个时候即便心中再如何激动也只能按捺住。

“高义!快去提水,记得要那寒潭之水!”

锻炼成型,淬火凝固,整个炼器便算成功了,所以宫钟焱立刻大声呼喊起来。

听到吩咐,一名二十岁左右,满脸雀斑的青年自角落里走出,神色郁郁似乎有些不乐意。

只是还不等他走出兵庐,就听见一声呼喊。

“记得再那些盐巴。”

“盐巴?”高义愕然地回头,却见独孤荒依旧在敲敲打打,不由出声询问道。

“不错,多带些盐巴进来。”独孤荒头也不抬地说道,尔后继续手头上的工作。

“嘿,我有多久没有自己炼制过剑器了?如今这手艺倒是没有落下。”

看着砧板上炽红铁条,独孤荒脸上尽是愉悦。

前世身为剑痴,对于剑道几近执拗痴狂的追求自然不仅仅表现在剑术上,更是融入在方方面面中,比如亲自炼剑便是其中之一。

亲自炼剑,彻底将心神融入剑器从铁石中提炼、锻造而出,就如同一个新的生命诞生,总会有无限的感触于领悟。

“你是我此世第一柄亲手炼制的剑器,便如我之新生,当伴我光大剑道!”

思绪飞扬,独孤荒看着手中的炽热铁条,目光灼灼,只是便在这时一道刺耳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盐巴?你居然要盐巴?莫不是炼器炼的脑子有些不灵光了?还是你本就是个蠢货?”

谁都没有想到高义竟然会在此时出声辱骂独孤荒,就连宫钟焱都愣在了当场。

独孤荒眼中更是迷茫:“我怎么就又变成蠢货了?”

不过没来由的受人辱骂,自然不会有好脸色,所以他当下冷声问道:“索要些盐巴怎么了?”

“寒潭水淬火,你却索要盐巴,莫非是想调弄些盐水喝?”

被独孤荒喝问,高义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胡乱凑个理由。

其实找些盐巴什么的也没什么,可问题在于高义乃是宫钟焱的记名弟子,宫钟焱可以指派他做事,独孤荒又哪里来的资格?

在旁人看来如今独孤荒这等态度,分明就是拿他当下人、仆役,怎么能忍受?

再加上高义本身心胸就比较狭隘,这一下发作都是轻的,若非宫钟焱在场,恐怕立刻就能将独孤荒打个半死。

“嗯?”

察觉到高义神色变化,独孤荒心里忽然一动,尔后朝宫钟焱说道:“高温炼器,喝些盐水调理下身子比较不错,不过既然高义师兄不愿意,可否请长老另派他人?”

既没有过多解释,也没有去理睬高义,却仅仅是要求另派他人,这等姿态不卑不亢,只是在旁人看来他却是完全没有把高义放在眼里了。

“高义也是记名弟子,心胸本就狭隘,如此招惹,定会打闹一场,且静观其变。”

四周一些青年互视一眼,虽然还没到同仇敌忾的地步,但这个时候却同时存了让高义先行出头的打算。

“你!”果然一见独孤荒的如此作态,高义立刻勃然大怒,双目怒视就得出声咒骂。

但就在这个时候宫钟焱却猛地扭头瞪了过来:“怎么?如今我居然使唤不动你了?还不滚出去!”

虽然不明白独孤荒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索要盐巴,但以宫钟焱的眼力看来自然不会是想他所说的那般简单,而且这高义心性未免也太差了。

且不管独孤荒是什么人,现在既然能够站在自己身边一同炼器,他怎么能随意辱骂?

“这等脾性,也妄想成为我的弟子?真正废物一个!”

眼看宫钟焱发怒,高义却不敢再迟疑,扭头就出了兵庐,只是在离开之前却异常怨毒地盯视了独孤荒一眼。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