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傅少离婚吧》小说傅少离婚吧txt百度云 虐文 傅少离婚吧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27 00:05:17

《傅少离婚吧》小说傅少离婚吧txt百度云 虐文 傅少离婚吧短篇小说 已完结

《傅少离婚吧》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亓绪 分类:短篇 主角:宋嘉树,夏知

独家完整版小说《傅少离婚吧》是亓绪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宋嘉树,夏知,书中主要讲述了: “怎么样?” “几点?” “晚上九点,冀山北路。” “行!”挂了电话,宋嘉树大步的朝着夏知的方向跟了上去。 夏知就这样走一会歇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怎么样?”

“几点?”

“晚上九点,冀山北路。”

“行!”挂了电话,宋嘉树大步的朝着夏知的方向跟了上去。

夏知就这样走一会歇一会,到山顶的时候时间刚刚好。

站在山顶,整个冀城都尽收眼底,原来这就是她生活了这么久的城市,也没什么不同,就是一个无形的大牢笼,困住她长达7年之久,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她就自由了。

想了想,她又觉得不能白走这么一遭,拿了一块小石子,对着一块大石头简单的刻了几个字。

一直尾随夏知而来的宋嘉树看到她的举动,好奇她写了什么,悄悄地走过去。

知了和砚台。

“啧啧,幼稚!”宋嘉树鄙夷的说,还当她自己是青春期少女啊!在石头上刻这么肉麻的东西。

听到宋嘉树的声音,夏知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其实在山脚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半山腰的时候本来想等他自己出来的,结果这人也是沉得住气。

“知了是你,砚台是姐夫吧!你说你这样做有意思吗?”

“你不懂。”夏知淡淡的开口,砚台是指傅砚安,但是又不是指傅砚安。

“是是,我不懂,毕竟这种自作多情的举动我是理解不了的,你说你把这个刻在这里,姐夫看得到吗?”

“不是给他看的。”夏知用尖锐的石子一遍遍的加深这几个字的轮廓。

“那是给谁看的?”

“我自己。”在21岁和傅砚安结婚的时候,他答应她会带她去度蜜月的。

他说要和她一起爬最高的山,坐最远的火车,看最蓝的海,喝最烈的酒,玩最刺激的游戏,赌最大的局,过最崎岖的坎,这些他都还没做呢。

现在就由她来做吧!

听到夏知的回答,宋嘉树就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她,不知道这女人在矫情个什么劲儿。

说实话,他最看不惯女人这种觉得感觉全世界都抛弃了她,还一个劲的做些事情让人可怜她,就一苦情戏女主。

他一直认为,想得到什么,那就去争取啊,实在不属于自己那就潇洒放手,搞得这么虐恋情深的,实在欣赏不来。

见夏知一笔一画的刻的那么认真,还带着些执拗,宋嘉树只好坐在旁边。

此时的阳光开始收减了温度,刺眼的光也变得温和起来,由最开始的耀光,慢慢的变成橘黄色,再到橘红色,渐渐地染红了整个天边。

夏知刻完子抬头的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些震撼和可惜。

有诗人说过“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有歌手唱过“黄昏再美终要天黑”。

而现在的她就如同这夕阳,只是黄昏会无数次的重复,而生命却只有一次。

宋嘉树见夏知看夕阳都这么入迷,忍不住吐槽,看个夕阳都这样,还以为她是林妹妹呢!

“一个人看夕阳不觉得很寂寞吗?”

“这不是有你?”

“我……我又不是陪你来看夕阳的!”

夏知转头看了一眼宋嘉树又转过去,“我知道。”

潜台词就是无非就那点事。

“……”你知道那倒是赶快离婚啊!

这样的夏知让宋嘉树觉得这样就跟打棉花似的。

微风拂过,惊扰了草木。

两人都没有说话,宋嘉树被夏知气到了,而夏知是看痴了。

直至最后一丝光淹没在地平线上,夏知才回过神来,拿出手机打开,里面有条信息,是下午3点多发的,内容很简短:对不起,我有点事。

夏知没什么反应,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刚准备关手机,宋嘉树凑过来,“原来是约了姐夫一起来的啊,看这样子是被放鸽子啦!”

夏知淡定的关了手机,拿过背包,“是啊,你姐夫和你姐在一起呢,开不开心?”

这样宋嘉树有些诧异了,这绿帽子都被带成这样了,还这么的淡定?

“额,那肯定开心啊!我怎么看到你头上有道光呢!”

夏知从书包里拿出手电筒,打开直射宋嘉树,“这种颜色?”

手电筒的灯光刺得宋嘉树睁不开眼睛,连忙用手挡住,大喊,“绿色的!”

收回电筒,夏知也不再逗宋嘉树,转过身往山下走,“我还是喜欢这个颜色。”

宋嘉树揉揉眼睛,连忙跟了上去,“你以为你是圣母玛利亚啊!”

“如果可以,我要做你爸爸。”

“诶!你这女人怎么说话的!”

“叫爸爸,我教你树立正确的三观。”夏知打着手电筒,在前面走,嘴角带着一丝微笑。

“呸!老子三观很正!”

“是,正的很,傅砚安还没和我离婚呢,姐夫都叫上了,这不三观是挺正的。”

“姐夫和你离婚那不是迟早的事,我提前练习一下不行啊!”

夏知脚一顿,停下脚步,宋嘉树差点没刹住车,刚想说话却被夏知打断:“那你跟着我干嘛?”

“让你早日脱离苦海啊!”

夏知深深的看了一眼宋嘉树,呵了一声又准备走,宋嘉树倒是被弄的有些莫名其妙,这女人是在鄙视他吗?

“喂!你呵什么呵,什么意思啊你!”

“你让我脱离苦海不担心你姐进入苦海?”

“怎么可能,姐夫很爱我姐的!”宋嘉树大声反驳,想用分贝来掩饰心虚。

爱?

可笑,一个人有一次出轨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无数次,因为他已经尝到了出轨给他带来所谓的乐趣。

“那我祝他们百年好合,你别跟着我行不行?”

“不行!”

夏知轻叹,这孩子怎么这么死脑筋呢!

不打算再理他,夏知加快了脚步。

宋嘉树也加快脚步跟上夏知的步伐。

上山难下山容易,半个小时后两人走到山底。

夏知站在公交站台等车,宋嘉树也隔她两米站着,时不时的瞟一眼,最后看到远处的公交车才开口:“你到底什么时候离婚?给我个准数!”

“等我死了以后。”

宋嘉树一噎,这女人油盐不进真是叫人着急!

“冥顽不灵!”

“彼此彼此。”说着夏知走上了公交车。

看着越来越远的公交车,宋嘉树生气的踹了一旁的柱子,最后往停车的地方过去。

坐上自己的车,宋嘉树一脸嫌弃,为什么要个车就这么难!

可恶的老女人!你给我等着!

宋嘉树到冀山北路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此时的道路两旁站了许多人,男男女女的都有。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