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庶女当家》庶女当嫁一等世子妃txt下载 天然受 庶女当家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01-28 00:03:05

《庶女当家》庶女当嫁一等世子妃txt下载 天然受 庶女当家免费阅读 连载中

《庶女当家》

来源: 作者:柳永昼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李元熙,王行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柳永昼原创小说《庶女当家》,主角是李元熙,王行,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屋中静悄悄的,李元熙早已松开了手,将滑下的被拉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屋中静悄悄的,李元熙早已松开了手,将滑下的被拉上去遮住眼睛,她需要好好想一想。

王行见状,忽然觉得她有点像犯了错的宁儿,不由得缓住凌厉的眼神,叹了口气:“你自己就是有能力的人,用得着来找我麻烦么。”

一面说一面把她从床上扶起,转身到桌边斟了一杯水,将药丸递给她。李元熙看了门边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织夫人一眼,接过他手中的东西服下。

“我有能力又如何?外表是个庶子,里子是个庶女,虽替家中Cao持外务,打理得有声有色,不一样被人收买了性命。若不是大难不死,如今母亲也被人赶出家门,自己的名字也从此在族谱上除去了。”

“我的性别就是我的秘密,如今多了你一人知道,我也是相信你的。就想着,将自己不好出面的事交给你去办吧,也算有个人分忧。罔顾了你的意愿,若我向你道歉,你能原谅我么?”

王行诧异的看着李元熙,觉得这个人实在不好相处,她似乎从不考虑别人的事,脑子里就计算着别人该为她做些什么,通身散发着商人无利不往的气息。

“总之你别把主意打到我身上,要我原谅你也就轻易。躺着吧,病了还在算计别人,你累不累?”

扶着李元熙重新躺下,她将被子拉上来遮住自己,只剩下一双圆溜溜灵气逼人的眼睛。

“我累啊,我怎么不累,可不正是想找个人分担一下么。”

王行看着她哭笑不得,也只有这个时候,遮掩住半边脸的表情时,他才觉得她像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子。

王行摇了摇头,挨着床边坐下。“闭上眼睛,听我说,你不要说话。”

李元熙感觉到王行目光中的安抚之意,渐渐平息了回到家后烦躁不安的心情,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我不能帮你什么,但若是遇到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

李元熙闭着眼睛仿佛记起那时被捆绑在黑屋里的无助,忽然觉得有人轻轻握着自己的手。

“一切会好起来的。”

李元熙点点头,手上传来的温暖让她意识逐渐模糊,沉沉入眠。

王行听得她呼吸逐渐匀称,便从床上站起走到织夫人面前。织夫人紧张的看着他,欲言又止。

“夫人放心,睡上一觉他就会好了。我会跟外面的人说,隔离个七日若无事就可以放人。如无事,王行告辞了。”

“王相公——”见他要走,织夫人忙上前挽留。“我一介妇人,什么也不懂,但是既然元熙求你,便一定是对的。你能不能……”

王行摇了摇头,“这事别再提了罢,夫人留步。”

织夫人看着王行颀长的身影出了房间,一路顺着长廊往前去了,那身影孑然独来独往,竟不像他所给人莽汉农夫的表象?她看着看着,不觉呆住。

“还是我儿好眼光,虽是一介布衣,不失为大丈夫。……若然我儿不是如今这种状况,他,或许是个好归宿……”

李元熙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三天,醒来后神清气爽,啥事儿也没有,反而身体比往日更壮健些,精力也旺盛得多。她和织夫人被隔离在屋里,说刘氏不会下绊子那是假的,不过她也不敢在家里就害她母女性命,饭菜是馊了点,还能吃。

李元熙可不会平白呆在屋中啥事儿也不干,算算日子,前前后后她共浪费了七八日时间,这些天刘氏对李敖吹足了枕头风,折煞了李元熙费尽心思抢到手的话事权,外务暂由学休假在家无所事事的李元俊主理。她一面在屋中读书,一面遥控在外的心腹给李元俊找不自在。

待到七日解封,她重获自由,该夺权的夺权,该上眼药时上眼药,生活重回了轨道,仿佛绑架一事不曾发生过,她也不曾死而复生。就是那曾经出现过的王行,也似乎成了一个虚构的人物,日子安静中透露着一股不祥。

李元熙心里的不安使得她没有心情再去找刘氏的麻烦,绑架敖王府大公子一案还在调查当中,却是一点进展都没有。而敏感的她,却嗅出了一丝不对劲来。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这一日刚从宝月楼回来,还没进二门,门房的劳德就差了人过来说有个小孩在门外,说有东西要亲手交给她。

“小孩子?”李元熙左右没想到会是谁叫小孩子来特意送信给她,“让人带他进来吧。”

她在二门上等着,过了一会,门房领着人过来了。那小孩子将东西递给她,接过来一看,原来是个上面什么都没有写的信封。

“是谁叫你送过来的?”

“一个叔叔,他说只要给您送来,您就会给打赏。”

李元熙打了个眼色给一旁的门房,门房会意给了孩子几文钱,罢了就要赶人,被李元熙叫住。

“让我看完信再叫他走。”

李元熙一面说着,一面打开信封。里头薄薄一张信纸,摊开一看,上面用正楷书道:

“李小姐雅鉴,见字如晤。某日得知无恙,吾甚感欣慰。初见后难忘,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惟盼近日再会。不知是否有幸得与媛女泛舟于藕花深处?明日酉时(下午5时至晚上7时)恭候。妖童顿首。”

结尾处落了一方小印,红泥勾勒出一只狭长而带笑的眼睛,像是狐狸的眼眸。

李元熙手一抖,险些让信纸落地。抬头看向那孩子,“这信你送错地方了吧?”

孩子偏头疑惑的问:“那这里是不是敖王府?您是不是李大少爷?”

李元熙心乱如麻,满脑子都在想着狐眼是如何得知自己实为女儿身的事。门房见她表情有些不对劲,喊了她一声,她才堪堪回过神来,对孩子笑道:“那就没有送错地方了,你可以走了。”说完不顾众人奇异的目光,急急朝自己院里奔去。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当日自己被人敲昏,醒来双手被捆绑,眼睛被蒙住,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难道是当时他们发现了自己是女的?那如今这封信寄来的目的又是什么?

对方分明想跟她会面,难道又是刘氏在搞鬼?可是,对于刘氏来说,公开自己的秘密不是对她更有利吗?她何须假借他人之手?

狐眼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李元熙在屋中坐卧不宁,还不等天全黑,便吩咐马厩备马,当即便动身去找王行。

待到她驱马跑出了城门,她才发现自己是何等的可笑。比着往常遇到这样的事,哪件不是由自己一力扛着的,如今这是怎么回事,一遇事竟然就想去找他?

李元熙踌躇不定之际,眼看着日头西斜天色昏暗,遂把心一横,一夹马腹便朝记忆中那条村落的方向奔驰而去。

落初文学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